三猫叔

三言两句,听我道来

2015.02 看飞机的男人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花莲 七星潭)

2015.02 晚安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花莲)

2015.02 界走



一面是海,一面是国军401空军基地;



我们骑车来海边散步,惬意;



那几天房东问我们怎么总去七星潭,小心别给疯狗浪拍到;



我回答说好不容易能看看国军的飞机,怎能错过;



其实飞机也就那几种,坐在海边看日落才是正经事儿



(台湾 花莲 七星潭)

2015.02 刺点


罗兰·巴特讲的“刺点“,可以理解为在照片中能够刺痛人的某一点;


那些出现在我画面中,即使过去很久也挥之不去的某个人、某处景,便是我对刺点的理解;


它存在于任何形式的照片中,既有共性的,也有个性的;


而所谓的个性(刺点),便是你一眼能读懂我内心的那种痛;


海边这位大佬,人群中,你无法不注意到他的存在,他的存在,才让画面有趣并且生动。


-《台湾行》


(台湾 花莲)

2015.02 等

垦丁核三厂附近的出水口,有一堆石块组成的防洪堤;

我们骑着摩托,远远的看,不觉得有多大;

等靠近了,我摸索着爬下去,战战兢兢;

当地人灵活的在巨石间跳跃,寻找好的钓位,见我这般样子,笑着跟我讲我听不懂的闽南话;

我明白他们的好意,可是海浪拍着岩石,发出嘶吼声,我心里不抖是不可能的;

擦擦汗,抬头看看岸上的夫人,她在等我;

好像这么多年,不管我在哪儿拍照,只要夫人在,心里就踏实了。

 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垦丁 )

2015.02 佛手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垦丁)

2015.02 母子

拍摄《少年派》的白沙滩,抱着孩子的原住民妈妈;

孩子的父亲是欧洲人,所以娃娃生的金发碧眼,一头卷毛,圆乎乎的脑袋甚是可爱;

妈妈抱着孩子在沙滩上散步,无论走到哪儿,都会引起人们的好奇;

有好事的,让自己的孩子和混血宝宝打招呼,也有要合影的;

妈妈都微笑着拒绝了;

似乎是要保护孩子,不要让他感觉自己是只熊猫,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。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垦丁) 

2015.02 太平洋的蓝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垦丁)

2015.02 海角七号


台湾导演魏德圣有三部电影:海角七号, 赛德克巴莱,KANO;


初去台湾的人,如果能认真看这三部电影,便能了解日本对于台湾的影响;


先是日据时代的爱情,再是原住民和侵略者的战斗,最后是不分彼此的友谊;


究竟日本对台湾意味着什么?


你去了就会知道。


-《台湾行》


(台湾 花莲)


2015.02 会车

大年初一,去台南的列车上;

两车交会的瞬间,抓拍到一张人眼无法看清的画面;

我在想,对面的列车上,是否有和我一样的旅人,会车的瞬间,她/他在想什么?

严明说:人在变化中的心灵是易感的,这世界有那么多的精彩意义散落,等我去感知,我当然要把我的心一次次的运过去。

是啊,一次次的运过去。

可是回来呢?

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铁路 ) 

2015.02 小黄伞


-《台湾行》


(台湾 垦丁) 



2015.02 忠孝敦化捷运站

-《台湾行》

(台北 忠孝敦化)    

2015.02 大哥!

--《台湾行》

(台湾 花莲)


© 三猫叔 | Powered by LOFTER